我深信神會一直帶領我

    鄒延瀚 大埔支會

    鄒長老在抗疫期間,以電話繼續與新歸信者和慕道朋友聯誼。等待的時候已過,鄒長老又再次蒙神召喚出發傳道,為耶穌基督的福音作見證了。

     

    鄒延瀚
    大埔支會

    雖然這個新冠狀病毒讓我只做了短短三個多月的傳教士,但在傳道的日子裡,我卻獲得更多對神的見證和喜樂。

    記得當我收到傳道召喚信後,得知我會在香港服務時,我不禁有些失望。那個時候的我渴望傳道期間能夠學習一種新的語言,去體驗新的文化。誰料在傳教士訓練中心的最後一個星期時,才知道我會暫時在美國洛杉磯以一個普通話傳教士的身分服務,我興奮不已。

    我在洛杉磯服務了五個星期。剛開始的時候,每當在南加州大學尋找慕道朋友時,我都不敢與人正視,只會望著他們的滑板和踏板車,很不自然。記得有一天,做完早上運動後,我又感覺到有很大的壓力。於是我自己走到睡房裡,關上房門,跪在地上向天父作出我平生最謙卑的禱告。我渴望可以得到天父的安慰和力量。祈禱後,我繼續吃早餐。記得在傳教士訓練中心MTC的時候我就給自己訂立了一個目標,就是每日都會看至少一個總會大會的演講。我讀到2019年4月份迪特.鄔希鐸長老分享的一篇講道──傳道事工,正說出了我的心底話。他給了我們傳教士五個建議,當我看完那五個建議後,我擔憂的感覺立即一掃而空,我知道我的祈禱又再一次獲答覆了。這個經驗更加令我知道天父非常愛我們每一個人,祂隨時隨地都想去幫助我們,就好像祂已經為我們每一個人伸出了祂的手一樣,而我們要做的就是要握著祂的手,並把祂帶進我們的生活裡。

    回到香港後,因為疫情的問題,我只在澳門服務了九個星期。不過正是這短短的時間卻讓我開始喜歡在香港傳道和服務。廣東話是我的母語,所以我能更快適應在香港的傳道生活,更快投入主的傳道事工。傳道期間我學會主動尋找服務的機會,無論是提升我同伴的廣東話水平,或是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弟兄姐妹。迪特.鄔希鐸長老在傳教士訓練中心裡的祈禱會曾經講到不要少看傳教士的影響力,傳教士對別人的影響力往往是超過我們預料的。

    雖然我只有三個多月做傳教士的經驗,但這些日子卻令我時常感受到天父對我的愛。縱使我現在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再繼續我的傳道事工,但我深信神肯定會不斷帶領我。我知道神真是存在的,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就是祂的教會。即使我們在生活上遇到困難和挑戰,只要我們願意去尋求天父和耶穌基督的幫助,祂們必會樂意幫助我們的。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