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聖殿給予我們家庭的意義和祝福

官何愛珠
蝴蝶支會

香港聖殿自1996年開始運作,至今不知不覺已過了23年,而我在2009年開始成為聖殿工作者,算起來也有10年多的時間。

自數月前教會宣佈香港聖殿由2019年7月8日起關閉,進行大型裝修,估計約兩年後才重新奉獻,香港和附近東南亞國家的聖徒都蜂擁而至,都想在關閉前完成大量家譜教儀。

我就像當頭棒喝一般,平時只是例行每週當值崗位,卻沒有積極完成自已的家檔,於是,趁最後一次支會聖殿夜,邀請4位兄弟特別替我們家庭做兒子印證給父母的教儀。當晚,李福孫會長一口氣就替我們印證家檔共130多張,應該是一項紀錄。

我感謝香港建立了一座聖殿,使我們能夠取得個人恩道門、印證永恆婚姻和永恆家庭,更加可以代替我們的祖先接受教儀,幫助他們獲得救恩。

當越接近聖殿關閉的日子,到聖殿參加教儀的人簡直如潮水般踴躍。我的大女兒寶甜也安排丈夫照顧4個孩子後,然後陪著我參加聖殿最後一天的教儀。我們大清早乘著的士,為的是爭取參加教儀的機會,雖然被安排稍遲的場次,但我和女兒也趁機在聖殿附近拍拍照,緬懷一下過去聖殿給予我們美好的時光。

女兒向我透露出香港聖殿對她也有著非凡的意義,因為聖殿在1996年奉獻後,有不少家庭紛紛到聖殿執行永恆家庭印證教儀,我們家庭也是其中之一。當時10歲和7歲的女兒,一起被印證為永恆家庭,那濃濃的靈性力量向她作見證,使她內心深處,已決定長大後會到聖殿獲得聖殿婚姻。

另外,女兒傳道前也在香港聖殿取個人恩道門以及傳道後在香港聖殿做短期工作者,都使她培養出她對香港聖殿有一份深厚的感情。稍後,她更加在聖殿裡祈禱時,獲得強烈的見證,知道並找到她永恆的伴侶。

雖然我們現在暫時不能經常到聖殿去,但我們都鼓勵大家多做家庭紀錄,以及協助其他成員完成他們的家檔,準備他們當聖殿重新運作時,可以繼續為祖先的救恩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