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姊妹分享有關祈禱的見證

三位姊妹分享有關祈禱的見證

藉著祈禱與主接近

鍾鄭綺文
深水埗支會


我的父母在我還是幼兒時,就加入了一個基督教會。雖然母親教導我認識天父是活著的,祂愛我們,並且會時常看顧我們,但父母都沒有在家中祈禱和研讀經文。當時我們只有在節日或有特別邀請時才出席教會聚會。幼小的我覺得最沉悶的就是祈禱會,因為所有參與的人都很嚴肅,感覺上是兒童不宜出席,故此我對祈禱的作用,並不了解也不熱衷。

「你們祈求,就給你們;尋找,就尋見;叩門,就給你們開門。因為凡祈求的,就得著;尋找的,就尋見;叩門的,就給他開門」(馬太福音7:7-8)。聖經中已教導祈禱對我們的作用,但我卻未有藉著祈禱去解決問題。

1983年,我的丈夫(他在1976年受洗加入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明白到只有尋求天父的幫助和安慰,我才能安然面對母親重病昏迷的情況。他邀請我跟他跪下來懇切地祈禱,讓我深深感受到天父的大能及愛。雖然我們熱切的禱告並沒有讓我母親回轉過來,她昏迷了七個星期後離世了。天父讓我明白到凡事都有定期(傳道書3:1-2)並讓我渴望日後能與母親重逢,這驅使我接受福音和加入教會。自此,祈禱便成為我生活中的一部份。在教導孩子,面對困難的抉擇和親人的離世,祈禱讓我得到最好的指引。祈禱亦是讓家庭和諧的最佳良方。有一天晚上,我跟兒子(他當時十多歲)因一些事情爭論得無法解決,兩人都憤憤然回到各自的房間。過了好一段時間,我心裡的怒氣雖然放下,但又覺得難以長輩的身份去跟兒子平息爭論,故此便向天父尋求解決方法。到了接近睡覺的時間,兒子來敲我的房門,說該作家庭祈禱了,為先前的爭論道歉。確實感謝天父給我們的帶領。

十二使徒大衛.貝納長老在2008年10月總會大會的一篇講道讓我對祈禱有更確切的了解。他教導了三個原則:原則一:我們所做的一切事若都與主商量,祈禱就會變得更有意義(見阿爾瑪書37:37);原則二:我們若表達由衷的感激,祈禱就會變得更有意義;原則三:我們若真心誠意地為他人祈禱,禱告就會變得更有意義(大衛.貝納,「常常祈禱」,2008年11月份,利阿賀拿,第41-43頁)。

我相信跟從大衛.貝納長老所教導的原則去與神溝通,定必讓我們更加靠近主,更能培養神的屬性。願我們都能藉著祈禱與主接近。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


信心的祈禱

馮何艷歡
深水埗支會


第一次學做祈禱的時候,我很緊張。我相信很多慕道朋友和新歸信者都有相同的感受。我當時不知道要怎樣做,我的祈禱才有意思,我也不知道怎樣的祈禱才是適當的。後來,經過多番嘗試之後,我發現原來向天父祈禱,就好像與一位你非常信任的好朋友聊天那樣,只要把自己心中所想的跟天父講,感覺就很舒服。當我們在祈禱中多些感謝的時候,我們的憂慮和困擾已被天父帶走了!

記得我有一次準備英文考試的時候,有一篇作文要當晚交給補習老師。她要在家把我的作文打印出來才可以幫我修改,但是當她收到我的作文的時候,她打電話來告訴我,打印機壞了。我很擔心,怕我的學習進度被拖慢。於是,我默默地祈禱,同時也請我的一位好朋友幫我一起祈禱,希望我的作文能夠得到老師的修改,令我可以跟上進度。翌日,老師告訴我,她的打印機可以再用了,她也把我的作文修改好了。

「事情是這樣的,我祈求並盡最大的努力工作後,主對我說:由於你的信心,我會按照你的願望成全你」(以挪士書1:12)。我見證,主的話是真實的。我的確知道,只要我們有信心並付諸行動,按著神的旨意,我們的願望會被成全。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


有意義的禱告

鍾雷麗穎
尖沙咀支會


對於我來說,祈禱並不容易,因為我希望與主溝通時能說一些有意義的話。回想我剛加入教會的時候,覺得早晚祈禱是很容易達成的事情;但日子久了,我漸漸發現我的祈禱千篇一律。沒有意義的祈禱讓人覺得枯燥乏味,再加上俗世生活的吸引,讓我慢慢地把祈禱遺忘了。

雖然祈禱看似是微小的事情,但是若我們沒有視之為每天生活中重要的一環,我們的靈魂很快就會遠離天父。幸好天父從來都沒有放棄我,祂差遣了不同的「天使」來到我的身邊提醒和教導我。

我知道我要作出轉變,要克服我的軟弱是需要依靠天父的幫助,所以我就祈求天父的協助。無論我遇到任何問題,我都會尋求天父的指引及幫助。在生活上遇到的任何事情,我都會向天父獻上感恩。正如經文中所說「我們所做的一切事若都與主商量,祈禱就會變得更有意義」(阿爾瑪書37:37)。我見證天父聽到我們的禱告,透過與天父「交談」能讓我的靈魂與祂更加接近,能讓我的內心得到平安,能讓我更加謙卑地感謝天父每天賜福予我。願我們都能盡力將祈禱這件「微小」的事情做到最好,願我們的禱告更有意義,願我們的心更接近主。